首页 > 书库 > 《大宋的变迁》大宋就该这么玩 百度云 大宋的变迁君臣文

大宋的变迁

历史连载中

《大宋的变迁》作者:浓雾行者,历史类型小说,主角:丁睿,丁大胜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时光悠悠,白驹过隙,一晃眼就是六年过去 大中祥符九年(1016年),苏州吴山村,初秋时节,此时正值黄昏,落日的余晖斜照大地。

|更新:2020-09-11 21:43:18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大宋的变迁》作者:浓雾行者,历史类型小说,主角:丁睿,丁大胜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时光悠悠,白驹过隙,一晃眼就是六年过去 大中祥符九年(1016年),苏州吴山村,初秋时节,此时正值黄昏,落日的余晖斜照大地。

《大宋的变迁》免费试读

时光悠悠,白驹过隙,一晃眼就是六年过去......

大中祥符九年(1016年),苏州吴山村,初秋时节,此时正值黄昏,落日的余晖斜照大地。

吴山村里炊烟四起,田里的麦穗微微低垂,随着微风轻轻摆动,看来又是一个丰收年。

眼望着田地里的稻穗,百姓们满是沟壑的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,丰收了就意味着粮食的富足,又可以渡过一个无忧无虑的寒冬了。

两年前,江淮、两浙路旱灾,大宋朝廷供给占城稻种,教百姓栽种,两浙路自始亩产提高了一些,有了好的收成,老百姓日子就好过多了。

田间小道中走过来一个六七岁的垂髫小童,两只大大圆圆的眼睛很是清澈。

小童略肥的两腮丝毫遮不住清秀的五官,只是脸上有些忐忑的神情。

他小手上拎着一只大野鸡。时不时还换下手拎,估摸是年纪小气力不够。

一只半大的撵山犬竖着笔直的尾巴跟在小童身后,全身乌黑发亮的毛发,一张满是獠牙的大嘴。

黑狗长长的狗舌“哈、哈”的吐着气,这大狗若是直立起来只怕比小童还高。

小童身上的衣服被荆棘挂的稀巴烂,小嘴嘟嘟嚷嚷:“小山没用,一只野鸡也追丢,害的我衣衫撕烂,爹娘肯定会责罚”。

越想越气,把野鸡伸到大狗的狗嘴旁说道:“小山,张嘴叼着”。

黑狗低低的”呜呜“两声,乌黑的眼睛委屈的瞅了瞅小童,乖乖的张开大嘴叼住了野鸡,迈开四蹄跟着小主人慢慢往村子里走去。

迎面走过来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看着小童不禁好笑。

少年故意逗他:”睿哥儿,你又跟谁打架了,今岁眼见你那衣衫破了好几次,回去你爹娘定会罚你。”

小童闻言更是丧气,眼睛溜溜的转着,理都没理少年,小跑着往家中而去。

暮色渐渐降了下来,村中炊烟四起,小童刚走进村口,就听见有人在喊:“睿哥儿...睿哥儿...”

小童忙高声应道:“娘亲,我回来了。“

一个身着棕色麻衣,头顶随便挽了个发髻的中年妇人迎了过来,妇人一脸的慈眉善目,看到小童归来,脸上满是慈爱的微笑。

麻衣妇人上前牵着小童的手一边走一边责怪:“睿儿,你这孩子又上哪撒野了。”

“娘,我和小山抓了只野鸡,小山没有抓稳,让野鸡差点跑了。娘亲,你看好大一只野鸡,收拾好了炖一锅汤,汤给娘喝,鸡肉给爹爹下酒,鸡骨头给小山吃。”

小童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指着那条狗答道,撵山犬赶紧讨好的向着妇人摇了摇尾巴。

麻衣妇人又好气又好笑,气的是儿子日日在外面撒野,衣衫挂破那是家常便饭,笑的是这小娃娃真聪明,知道转移话题。

麻衣妇人便是丁员外夫人林氏,小童便是当初抱在林氏怀里的婴儿。

他随父姓丁,单名一个“睿”字,兄弟姐妹四个。

姐儿最大,名唤丁成绣,此时已是二八年华。

长兄叫丁进宝今年已十三岁,读书是不成的,表面看着憨厚其实年龄虽小却精于算术,真是人如其名,眼下随着父亲经商。

二兄今年刚满十岁,正在村学蒙学,由一落第举人教授学业。二兄自小一直未曾取名,大伙都是二郎二郎的叫,户籍上所书亦是丁二郎。

到了七岁蒙学的年纪,父亲曾想给二兄取名为招财,结果被母亲啐了一脸,索性取了个他自以为有诗书气的名字--丁进文。

说来也怪,取了这个名字后二郎温书有如神助,识文断句、诗赋文章在村学里无出其右。

那落第举子老怀大慰,认定丁二郎将来必定金榜高中,视为高徒倾囊相授。

丁睿却是单名,一周岁时会喊爹娘、哥姐,走路也算稳当。

无名老和尚为丁睿取名后,周岁时上门又给丁睿念了半个时辰的经文。

小丁睿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直盯着和尚苍老的面容,居然老老实实的听着,既不哭也不闹,脸上一副好奇的神情。

后来抓周,小丁睿可不像别的孩子那般怕生,在一众乡邻的目光里,他睁着圆圆的眼睛看了看四周,咧开嘴巴笑着,迈着小腿跌跌撞撞走向对面的毡子。

小丁睿摇晃着小脑袋看了看罗列的盏盏果木、书籍、饮食、官诰、笔砚、算筹、经卷针线等等应用之物。

他肥肥的小手先把书拥入怀内,然后一屁股坐在毡子上,左手拿起了官诰、右手拎起了算筹,两手摇晃,看着众人咯咯直笑。

无名老和尚慈祥的笑了,双手合什直念“阿弥陀佛”。

丁大胜高兴抱起丁睿转了个大圈,在他脸上狠狠亲了几下道:“我儿日后定会做高官,大有出息。”

丁睿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了不俗的天赋,三岁后每日跟在二兄身后学念唐诗,凡是见到不明白的物什都要打破砂锅问到底。

要是看到大人回答不出来,小家伙就说:“我要快快长大,长大了就会知道了。”

岁月一日日过去,他越长越大,也越来越顽皮。天天往外面跑,跟着村里的大孩子追鸡撵狗,抓鸟摸鱼。

四岁时丁大胜牵回来一条撵山犬,丁睿给它取名叫小山,时不时牵着狗漫山遍野去抓野鸡野兔,四处撒野,身上的衣服经常被撕扯的千疮百孔。

…………

却说小丁睿随着母亲回到了家,刚推门跨过门槛,瘦瘦身材一脸书卷气的丁进文嚷道:“三郎,你跑哪里去了,刚娘说若是我把你弄丢了,就把我送上山喂野狼,下回不带你出去了。”

丁睿闻言,委屈的说道:“二兄,我看见一只野鸡便去抓,喊你你没应,瞧,野鸡抓到了,有鸡汤喝了。”

丁进文到底是小孩心性,听见抓到野鸡,扭头一看这野鸡正被撵山犬在嘴里叼着,立时大乐起来。

他跑过去从狗嘴里抓过野鸡,一手晃着野鸡,一手拍着丁睿的肩膀连连称呼三郎厉害。

父亲丁大胜从厢房里走了出来,板着脸斥道:“二郎别咋咋呼呼的,将野鸡交于忠伯收拾,三郎日后不要顽皮,自去换了衣裳,与二郎一起来书房。”

丁进文闻言吐了吐舌头,兄弟俩对视了一眼,不知道父亲要二人去书房何意。

丁睿却是长长的出了口气,看来爹娘不会因为自己贪玩而行责罚了。

丁大胜坐在书房的太师椅上,满意的看着两个小子,两个孩子虽然都有些顽皮,却从不惹是生非,更不会因为家中富有而欺凌弱小,歧视村民。

“三郎,你已七岁(古人算虚岁),应该去蒙学了,爹爹早几日便与你说过,你明日便与二郎同去。”丁大胜笑呵呵的说道。

丁睿举着胖胖的小手挠了挠后脑勺,脸上泛着苦色:“爹爹,不蒙学行么......,爹爹和二兄不是经常教我唐诗、算术,在家学不也一样。”

丁进文蒙学时,手心经常在学堂被夫子打的肿起老高,丁睿可是亲眼所见。

然而丁进文回到家后父母非但不安慰,还要严厉叱问,丁进文肿着的手心连碗都拿不稳,边低声抽泣边和着泪水咽饭,丁氏夫妇仿佛没瞧见似的。

故丁睿对学堂心生恐惧,不太情愿前去蒙学。

话音未落就被丁大胜打断了:“三郎,不读书那是绝对不可,这读书乃我大宋朝第一出路,三郎务必前去。为父只望你蒙学习得识文断字,精深学问自有枫桥寺高僧相授。”

顿了顿又道:“为父要订下祖训,凡我丁氏子孙,日后必定要读书,未取功名前,只有两种死法,要么死在学堂里,要么死在去学堂的路上。”

丁进文和丁睿听后双双对望一眼,不禁汗流浃背。

丁大胜前些年上过枫桥寺,想请无名老僧把二郎、三郎都收为徒孙,可无名老僧婉拒了,他告诉丁大胜,二郎自有机缘,将来必定出仕,让他不必担心。

丁大胜惋惜之余也侥幸的盼望二郎能金榜题名,得偿所愿。

丁睿没辙了,乖乖的点了点头。

丁大胜见他应了,便对丁进文道:“二郎,明日与三郎一起上学,须好生带着三郎,三郎不懂之处,你可耐心教与他,明白吗?”

丁进文点头称是,丁大胜满意的点点头,让他们出去了。

丁睿迈着小腿赶紧跑去自家灶屋,看看野鸡弄的如何了。

一进灶屋,闻到一股浓浓的老姜炖鸡肉的香味,他笑嘻嘻的问道:“马婶,这野鸡汤好香好香。”

灶屋里做饭的马婶扭头一看是丁睿,笑道:“睿哥儿,你小小年纪,就抓到不少野鸡了,真真厉害的紧。”

丁睿摸着小脑袋嘿嘿笑了两声,跑到柴灶前蹲了下来,往灶里舔了几根柴。

他看到马婶脸上晶莹的汗珠,歪着小脑袋问道:“马婶,烧柴好热,有没有什么法子烧柴不那般热的?”

马婶笑道:“睿哥儿,府上都烧了多少年柴了,哪有什么好法子,不过苏州城里有烧石炭的,比柴灶好些。”

丁睿睁着亮晶晶的眼睛问道:“马婶,那我家为何不用石炭灶,石炭是什么样的呀?”

马婶是看着丁睿从小长大的,知道这孩子凡事都喜欢问个究竟,便告诉他道:“睿哥儿,石炭就是黑乎乎的石头,从山洞里挖出来的,不过苏州是没有此物的,要从北边运来,价格高,一般百姓人家用不起。”

丁睿点了点头,在脑海里想象着石炭的模样,又想起明日里要去上学,到时不妨问问夫子。

看着鸡肉快熟了,丁睿起身出去到水缸边自己舀水洗了手,回到厅堂里往桌子上一座,等候吃饭。

林氏看到丁睿低着一张小脸闷闷不乐,摸了摸他的小脸蛋道:“睿儿,爹爹要你去上学,不高兴了。”

丁睿闻言扑到母亲怀里撒娇道:“娘亲,孩儿怕挨

《大宋的变迁》 免费阅读章节

《大宋的变迁》精彩评论

  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浓雾行者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丁睿,丁大胜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浓雾行者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大宋的变迁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丁睿,丁大胜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