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白玉香无痕》白玉香侗戏 H文 白玉香无痕强受

白玉香无痕

历史连载中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白玉香无痕》的小说,是作者封人语创作的历史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马车大概在子时抵达了白马庄,虞王和墨言风下车后,被管家带入了东厢。 墨言风一路护送着,真的可以说是寸步不离,管家一边带路一边讲着

|更新:2020-09-13 00:46:57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白玉香无痕》的小说,是作者封人语创作的历史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马车大概在子时抵达了白马庄,虞王和墨言风下车后,被管家带入了东厢。 墨言风一路护送着,真的可以说是寸步不离,管家一边带路一边讲着

《白玉香无痕》免费试读

马车大概在子时抵达了白马庄,虞王和墨言风下车后,被管家带入了东厢。

墨言风一路护送着,真的可以说是寸步不离,管家一边带路一边讲着白日里庄内发生的事情。

到了虞王住的地方后,管家替他打开门,然后恭敬地请他进去,接着便离开。墨言风握着宝剑站在门外,刚要替虞王关门。

“小风风门就别关了吧。”虞王躺在床上说出这句话。

墨言风迟钝了一下,走了进去,然后在里面关了门,他明白,陛下兴起了,其他的事情可能他不太擅长,但是服侍陛下,熟能生巧。

“陛下,不是不要关门,而是不想把我关在门外,对吧。”墨言风把手中的落月剑放在了屋里的桌子上,朝着床边慢慢走去。

“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聪明了?”虞王一只手支着脑袋微微笑着问道。

“陛下向来言传身教,臣受用不尽。”墨言风拿掉了头上的侍卫头戴。

“诶,别瞎说,我可没教过你这些哦。刚刚,你这马车颠死我了。”

“臣给陛下按按。”

墨言风沿着床沿……

“陛下是这里吗?”

“轻点哦。”

“当然!”

“嗯……等一下,灯。”

墨言风刚想要用内力运气熄灭床头的那盏灯。

“不是这一盏,桌上那盏。”

随即,墨言风一指,一股指风袭去,便灭了灯。

“这一盏呢?”墨言风边解着下衣,边问道。

“我要用。”

“尽管用。”

陛下随手拿下灯座上的蜡烛,捏在手里,火苗在灼灼燃烧。

陛下手里的烛火晃晃悠悠……

……

陛下手里的烛火摇摆不定……

……

“保护陛下,是……臣的……职责……”

蜡油滴了下去……

……

云雨过后……

“小风风,不累吗?”陛下躺在床上,双手放在被子里。

“舒服就不会觉得累。”墨言风就似“渡劫”了一般,“飞升”之后,连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暧昧起来。

“你是舒服了,朕的老腰……”陛下同一个姿势太久了,腰部有点酸痛。

“臣给陛下按按……”墨言风左手按住左手……

“又来……唔……”陛下刚想说话,却说不出来了……

风吹着屋外的树枝在摇颤,叶子早已酥软,在无边的夜色中,止不住地上下抖动。远处一声犬吠,虚掩着急躁的心跳和起伏的呼吸……

次日,黄鸡唱晓,愉快的夜晚过去了……

管家前来打点,他带着一众下人前来服侍虞王更衣,只见虞王,一只手扶着床柱,另一只手叉着腰,略带颤抖的呻吟。

“陛……公子昨夜睡得不好吗?”管家很是好奇。

虞王看了一眼旁边若无其事的墨言风,不语。

“公子昨夜沉浸书海,过于劳累,快吩咐下人准备一杯参茶。”墨言风居然说出这般话语……

“咳……”陛下清了一下嗓子,“雅会何时开始?”

“回公子,定于上午辰时开始。”管家回答。

“座上宾都有哪些?轻点……”虞王一边忍着疼痛穿衣服,一边问管家。

“花满楼的乐姬珊瑚和舞姬婵娟,追风棋社的罗氏兄妹,将军府的墨羽小姐,凤凰庄的少庄主欧阳余飞,文坛泰斗金未名老先生,以及两个茶工,哦,对了,还有玄机处的封一阁大人,还有贵宾有事不能及时赶到。”

“这些人之间没发生什么事吧?我是说没有打架吧?”虞王怕说的不清楚,又补充了一句。

“他们各自在不同的房间,并无相互走动,哦,只有一个小茶工去找过追风棋社的罗子山下过棋。”

“小茶工还会下棋?看来所来的人各个都风雅之极呀,我迫不及待要见见他们了。轻点……”虞王一激动,弄疼了自己。

辰时已到,白马庄内挤满了各色各样前来围观的人,都知道今天是闲情雅会的开会之日,早早搬来小板凳。

白轩仍是回去睡觉的,回到白马庄时,差点没挤进来,他看着人山人海的场面,掂了掂手里的茶叶,感觉这一点根本不够喝的。

在白马庄专门设立的雅会的“清闲殿”中,中间放着一个高台,专为各位座上宾展示才艺所用,下面一层是各位宾座,再外围是供前来观赏的观台。人潮声起此彼伏,直到管家出来才安息了下来。

“各位来客,有序围观,我们的闲情雅会募集三日,招募到了各式各样的有才学有能力的风雅高士,所谓琴棋书画剑,诗文乐舞茶,闲情相聚,雅为大观,闲情雅会即刻开始。”

管家一顿慷慨陈词,瞬间调动了大家的气氛,一个个的都准备好,大饱眼福,耳福,口福。

白轩和那位大哥首先忙得不可开交了,不仅要给雅座上的各位座上宾倒茶,而且还要准备这自己的茶道展示。

说是茶道展示,也就是在很偏的角落划了一个地方,然后简单地摆上一个桌子,搁着几个茶壶和茶杯,白轩蹲在这里泡着自己的茶。

而另外那个大哥就不一样了,他自带装备——长嘴茶壶,然后舞着茶壶,耍着各种姿势,却没有几个人注意他,但是他依然乐此不疲,白轩看着这位大哥,尤为感叹,年纪和体力没啥关系。

这边,所有宾客都已经入座了,虞王被扶着出来,一见到大家都已经到了,立马推开旁边的下人,自己故作无事地走过去,墨言风站在虞王座位旁边。

“首先,有请将军府的墨羽小姐,为我们闲情雅会开画。”

什么将军府的小姐?将军府的?

白轩前面没听清,但一听到是将军府的,立马就放下了手里的茶杯和茶壶,朝着殿中的高台望去,果真是她。

只见墨羽穿着一袭青白色墨边蝴蝶绣衣,螓首蛾眉宛山水,凤眼明眸耀星石,鼻峰有致破山峦,朱唇皓齿印春晖。

白轩呆呆地望着,上一次过于匆忙根本没有来得及好好欣赏,如今她就在台上,他可以正大光明地看。

“喂,我的茶……”旁边一个要茶水的看客看着发呆的白轩不耐烦地问道。

白轩都看到了这般如画的场面,难得可以肆无忌惮地观看,怎么会放过呢?他把茶杯和茶壶直接递给了那位看客,然后干脆直接跑到一个观测地点绝佳的地方,好好欣赏去了。

只见高台上中央,放着一个用支架拉起来的画布,墨羽走到旁边的摆上文房四宝的桌前,她拿起准备好的墨笔,蘸了墨水,然后纵身一跃,飘逸的身法在高台之上来回穿梭,手中的笔飞旋挥毫,画布被推动着在高台上滑动,墨汁洋洋洒洒地落在画布之上。

台下看客见此作画,无不瞪大了眼睛,看得出奇,虞王见到墨言风的妹妹有这般功夫,偷偷看了一眼墨言风,心里想虎兄无弱妹呀。

白轩自然看的入迷,飘摇的淡墨色裙带,在空中勾勒出优美的弧线,这哪是画画,简直就是跳舞,身法与步法相结合,指法与笔法相贯通。

片刻之后,墨羽将墨笔放回桌上,换了五六支彩笔,左右两手手指指间夹住,继而挥毫,为那副画上色点缀,再有必要的留白,一瞬间,画变得鲜活起来。

墨羽将指间的彩笔放回,再伸手进桌上一杯茶水之中,沾一些茶水,往画布上一弹……

这一滴滴茶水,打在画布之上,刚好点在了那朵朵桃花上,一下子原先大红色的花瓣开始泛色,原先的红色渐渐变成粉色,一下子就让桃花鲜活了起来。

高台之上,那块画布之上已经画好了,下人将画布揭下来,拉开展示给大家看。

只见,桃花溪水漫山过,一人轻舟随燕回,满眼柳青尽春色,层林盎然天光落。画中的一切,俨然是生机一片,不仅栩栩如生,而且画势大气,大有包容天地之象,好一幅春深飞花图。

墨羽在画布右下角盖上自己的竖章,从上到下是“墨羽飞花”。墨羽是她的名字,飞花是字。白轩生怕看不见,凑了跟前面,可算是看清楚了她的名字,回去也算是有个交代了。

“你看这粉了个顶天透的花,你看这蹦了吧唧飞的鸟,你看这绿了俺滴娘的山,你看这青了老天爷的水呀,这简直绝了……”旁边一个看客看呆了。

“兄台,我看你这形容词也是绝了……”旁边的旁边一个看客回道。

“妙……啊……”虞王看着这幅春深飞花图,惊叹地站了起来,一下子抻到了他的腰。

墨言风赶紧伸手想要扶虞王,虞王忍疼痛站了起来,“扶我上去……”

墨言风便扶着虞王登上了高台,然后他拿起墨笔,在上面提了八个字“春回大地,百废俱兴”。

这幅花刚好符合他的心境,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,他期待,这一股春风能扫除一切腐朽与不堪,能为自己带来盛世前景。

墨羽这幅画作完,一下子就掀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激烈议论,大家纷纷称赞将军府的小姐,真的是一介才女,有人说着闲话,问着这个墨羽小姐不知道嫁人没有,有的居然胆大包天的说要是尚未出阁,改日便去将军府去提亲。

白轩正巧听到……

《白玉香无痕》精彩评论

    群像。(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,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,成长也许很曲折,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)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,就凭这个卷首语+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“国足都能出线,你还有什么不可能”,我就要强推这《白玉香无痕》,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。edit:情怀用力过猛-1;部分情节文青虐主-1;超出作者(封人语)圈子的部分略失真-1;校园生活活灵活现+1;脑残反派比例少+1;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+10086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