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绝代公主:巫医驸马有点毒》绝代公主穿越记演员表 第四十二章 一场博弈 绝代公主:巫医驸马有点毒君臣文

《绝代公主:巫医驸马有点毒》绝代公主穿越记演员表 第四十二章 一场博弈 绝代公主:巫医驸马有点毒君臣文

发布时间:2019-05-21 14:17:11编辑:百小白来源:小说作者:拈落 状态:已完结

拈落新书《绝代公主:巫医驸马有点毒》由拈落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祁安城,墨蝶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“为什么?”子桑知道这个问题很是愚蠢与幼稚,但是她还是要问。为什么要对一个毫无气焰的丫鬟施以毒手,对他究竟有什么好处? 面前的男

《绝代公主:巫医驸马有点毒》 免费试读


“为什么?”子桑知道这个问题很是愚蠢与幼稚,但是她还是要问。为什么要对一个毫无气焰的丫鬟施以毒手,对他究竟有什么好处?

面前的男人终于抬头看了她一眼:“没有为什么,她只不过是一颗棋子。”

子桑终于按捺不住,她站起身来,稳住颤抖的声音:“棋子?在你眼里当然不过如此,可对于我来说,墨蝶是朋友,是一定要保护的人……”

“那又如何?”她的话还没有落下,南修就打断了她。男人的脸色没有变化,甚至唇边还有着一丝无谓。子桑听着这四个字突然陷入了沉默。

既然对于他来说墨蝶只不过是棋子,对于棋子谁还会保有同情与怜悯?而墨蝶对她来说有多么重要,人家根本不会有兴趣,自己还自作多情的说着那些话,在他听来只有莫名与好笑吧。子桑捏起纤细白嫩的双拳,既然如此即便这个人再难以对付,已经标榜墨蝶重要性的自己也要为此付出最多的努力。

南修的双眼没有看着她,却好似能感受到她情绪的变化,施施然开口道:“所以要不要来打个赌?”

子桑的情绪还沉浸在报仇的雄心壮志里,冷不防男人说出这样一句话,脑子一时没有转过来。她皱了皱,这转变有些太快了吧。

“什么赌?”

“你不是要替那个丫头报仇吗?我给你机会时间,如果你能伤我一次,我便任你处置。不论刀剑毒药都算,前提是不出山,我自然也不会出去。”南修慢慢的说出赌注,静静的看着子桑。

子桑算是真正被他弄糊涂了,还有人明明知道有人要报复他,还将这个人放在身边,给予她这么大的便利?如果论单打独斗,子桑打败他的概率是零,但现在算上了偷袭,并且只要一道小小的伤口便可以决定输赢,对她来说简直的天大的机会!

子桑狐疑的看着面前的男子,后者一脸平静,她却更为明显的感受到他的高深莫测。潜意识告诉自己不该相信南修,也不该接受这个赌注,但是墨蝶千疮百孔的身体浮现在她脑海,一个个不眠之夜的呻吟在她耳中回响,想到墨蝶受的苦痛,她恨不得加倍回报给施以毒手的人。子桑闭上眼睛,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。

“好!我跟你赌!”豪气干云的一句话掷地有声,南修的眼底闪过了然,这个女子总是会为义气、情感所谓控制住心神,真不知该说是重情还是愚蠢。

他幽幽开口:“两年之限,如何?”

子桑坚定的点点头,然后头也不回的出了院子。南修看着她挺直的背影,轻咳了两声,苦笑着自语道:“师公的造化真是厉害啊,不知两年能不能躲过……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自从接下这有些莫名其妙的赌注,子桑的身体就飞速好转起来。红玉每次端来的不论补药食疗通通下肚,每天不是喝药就是在纸上写写画画。她将所有可能实施的报复罗列下来,三天后足足写成了一本小册子。

红玉也知她与南修的赌注,并不说什么。甚至还在她罗列计划时稍以指点建议,在她眼里子桑无疑是蚍蜉撼大树,没有什么值得担忧的。

这后来的日子便是一次又一次的博弈,不厌其烦,没有终点。

第一次,她假意臂伤加重请南修诊治,然后准备用匕首划伤他。谁知道人家甫一进门就径直抽走了她藏在枕头下的刀,对着她很是轻蔑的摇摇手,还在她的床边刻了道划痕,算是第一次的记录。红玉在一旁捂着嘴偷笑不已。

第二次,她跟红玉坐在院中学习女工,趁南修坐在一边喝茶时用针刺他,针刚举起就有一阵热浪袭来,捏着针的手指也被轻微灼伤。红玉用冷水浇在她手指上,她呲牙咧嘴的看着毫无反应的男人,银牙都要咬碎了。然后床边又多了一道划痕,还被南晟嘲笑是最笨的人。

第三次,是在给植株剪枝时,她蹲在他身边看他修枝嫁接,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过剪刀偷袭,一剪子下去破的不是他的皮肤,而是一根细细的枝条。他微笑着说:“谢谢。”然后留她一人石化,再添一道划痕。

第四次,她不再追求明显的伤痕,而是借助了杀人于无形的毒。她说要做几道凉国独有的菜肴,红玉半信半疑的把厨房交给她。一个时辰后美味出锅,她自然加了其他的料。端上桌,他鼻子嗅嗅:“院子后面的毒灵草已经被我去除了毒性,现在就等于佐料,你们尝尝应该很美味。”她瞪大眼睛,为了检验这草的毒性她特地抓了只老鼠……四个人将她的饭菜一扫而空,抹干净嘴巴后陈叔委婉的说:“我觉得以后做饭的活儿可以交给子桑了。”红玉巴不得离了厨房,在一边猛地点头。南修也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手艺不错。”然后南晟呢?子桑找了半天突然想起什么,奔到厨房就看见少年坐在灶台上吃着她特地留给自己的晚餐……

第五次,她说要改善伙食拖着南修前去垂钓,陈叔的鱼钩很是尖锐,她套上了蚯蚓却故意留下最尖端的部分,然后故意将鱼钩甩到他脸上,以期勾住一小块皮肤。最后因为没有站稳悲剧的掉到了河里,白白湿了一身。因为南晟一直偷偷跟在他们后面,见她落水兴奋异常跟她打起了水战,结果自然惨不忍睹。

第六次,她连夜偷偷把红玉的琴弦绷直,然后请他弹奏。红玉他们都没有见过他弹琴的样子,一脸期待的等待着。只有南晟敬畏的缩缩脖子躲到了后面。子桑给他找了一首非常激昂的曲子以求他弹断琴弦,然后顺道划伤手。这招实在算不上高明,但子桑已经黔驴技穷,只要有一丝希望都会去做。然后大家都没有猜到结尾,南修煞有介事的将细长手指放在琴弦上,原本音色清丽极为悠扬的古琴发出了,呃,类似拉锯的声音。红玉陈叔的嘴巴张得能放下鸵鸟蛋,子桑瞥了眼南晟见他早已先见之明的捂住了耳朵,还一脸同情的看着红玉陈叔。她也没想到原来南修与自己一样是个音痴,南修故作姿态的一顿乱弹自然绷断了琴弦,虽然没有划伤手指,但难得看见他尴尬、紧张的样子还是让子桑捧腹大笑,也顺带遗忘了吹着埙乐的男子。

第七次,………………

不知是多少次的偷袭,反正子桑的床边已经多了好几个“正”字,偷袭第三次失败后子桑就自觉的做了记号。这样的日子其乐融融,竟让子桑有了甘之如饴的感觉。

这天还是平常的一天,但是子桑起床后却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氛。红玉一大早便在厨房里叮叮咚咚忙了半天,陈叔也是砍了好些柳条摘了好些花,坐在院中编起了花环,连平时不见踪影的南晟也乖乖的坐在桌旁帮着陈叔的忙。红玉许久不进厨房有些生疏,将子桑唤进房里帮忙。子桑好奇的问道:“今日是什么节吗?”

红玉的手上沾满了面粉,示意子桑帮她卷卷袖子边说道:“不是什么节日,只是这么多年的传统,今日我们要上山祭祀。”

子桑给她稍显干燥的面粉里加了些热水,继续问道:“祭祀?清明不是已经过了么?”说起清明她才想起,那天并没有进行什么祭祀活动,难道这里没有清明节?红玉揉着面的手指使着劲,脸上也微红起来:“公子说清明祭祀人太多心不诚,所以定在每天的今天。”

子桑想起自己在现代社会的清明节,确实祭祀只是一个由头,一炷香后大家玩的玩,打牌的打牌,再没有人去想逝去的人。她点点头又问道:“这里没有谁的墓地吧,是要祭祀谁呢?”

红玉揉着面粉的手顿了顿,声音也低下来:“故居不再,谁还能将墓地迁来,说是墓地不过是衣冠冢罢了。”子桑的家族兴旺也是世世代代住在一处,没有祖先只剩一堆衣物的悲伤,所以她只是惋惜的拍了拍红玉的肩膀,帮她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

午饭过后,陈叔背着满筐的花环就要出发,子桑想了想默默的跟在了南修后面,一个人呆在大院子里,还不如看看山上的风景呢。只是路途实在有些超过她的想象。

大约两个时辰后终于到了目的地,这里有几座小小的坟地隐在树影下,子桑揉揉酸痛的腿脚,但因为这是祭祀的大事又正襟危站起来。坟地的确很是简陋,石雕的墓碑上也只有简单几个字,她看到一个熟悉的姓氏:南氏公镜。想必这是南修南晟的某位先祖吧,她想着看向另一块墓碑,这块看上去像是新修的,事实上所有墓碑都像是新刻,只是这块尤为明显,上面是子桑不熟悉的名字:先师梨山,永陵人间。最后一块最为明显,倒不是因为它的名氏,而是红玉已经跪倒在地,精心擦拭着碑上的苔藓与枯叶,子桑敛了心神,也默默悼念着。

《绝代公主:巫医驸马有点毒》 精彩点评

转 反套路非攻略非主流虐渣。十章一世界。女主(祁安城,墨蝶)宁幼薇武力碾压,简单粗暴,脑回路清奇,心性通透,小幽默,苏爽。只前后涉及的原灵异世界也很有意思,女主(祁安城,墨蝶)智斗人武斗鬼。快穿设定星际直播但没影响,如用恐吓痛苦把渣男继母改造成24孝好家人,符咒控制丧尸清除异能建立和谐基地,驱使女鬼织布。关于cp:原世界医治韩王残腿后回家侍奉父母;中期冒出疑似强男主(祁安城,墨蝶)九重,前世今生神君轮回什么的,最后九重被送入轮回,很喜欢女主(祁安城,墨蝶)对所谓前世的态度和处理;即使孩子心性的系统喜欢女主(祁安城,墨蝶)也应该算无cp。此文略涉及但又神奇地避开我不喜欢的套路雷点,比如直播前世今生什么的,粮草。

绝代公主:巫医驸马有点毒

作者:拈落类型:现代言情状态:连载中

转 反套路非攻略非主流虐渣。十章一世界。女主(祁安城,墨蝶)宁幼薇武力碾压,简单粗暴,脑回路清奇,心性通透,小幽默,苏爽。只前后涉及的原灵异世界也很有意思,女主(祁安城,墨蝶)智斗人武斗鬼。快穿设定星际直播但没影响,如用恐吓痛苦把渣男继母改造成24孝好家人,符咒控制丧尸清除异能建立和谐基地,驱使女鬼织布。关于cp:原世界医治韩王残腿后回家侍奉父母;中期冒出疑似强男主(祁安城,墨蝶)九重,前世今生神君轮回什么的,最后九重被送入轮回,很喜欢女主(祁安城,墨蝶)对所谓前世的态度和处理;即使孩子心性的系统喜欢女主(祁安城,墨蝶)也应该算无cp。此文略涉及但又神奇地避开我不喜欢的套路雷点,比如直播前世今生什么的,粮草。

小说详情